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测评 >> 新作

瓦瓦祖拉一鸣惊人中国制造却没赢权衡

2021-09-16 05:26:33

瓦瓦祖拉一鸣惊人 “中国制造”却“没赢”

▲6月22日,浙江宁海县一家塑料玩具厂的工人在加紧制造“瓦瓦祖拉”,这些工人每月的工资在200元左右。中国生产的“瓦瓦祖拉”制造了世界杯历史上的一个商业神话,不过,中国制造自身的局限,令男足失利的中国同样没能成为这届世界杯在商业上真正的赢家。瓦瓦祖拉一鸣惊人瓦瓦祖拉大概是世界杯历史上最令人兴奋的商业神话:中国玩具商根据非洲土著用于驱赶狒狒的乐器仿制的塑料喇叭,尽管饱受批评和埋怨,却已经成为南非世界杯上的一个象征,如今在世界各地正以每两秒钟一个的速度售出。浙江宁海西店盈吉塑料文具厂的老板邬奕君是一个球迷。他的工厂生产各种球迷助威用品。他向新华社出示了他2001年的设计图纸,自称是本届世界杯瓦瓦祖拉商业化之父。他在2001年时上看到一幅黑人载歌载舞的非洲漫画,从黑人手上拿着的竹制喇叭获得灵感,绘制了图纸,花了七天时间做好模具,不过这款产品拿到广交会和文具展上并没有什么人问津。2006年德国世界杯,这款喇叭卖掉了30多万个。南非申办成功的时候,邬奕君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把他的这款产品放到上,也带到广交会上,不过,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直到去年8月份,一个非洲商人通过阿里巴巴商平台找到了他,谈妥3元人民币一个,先定100个试销。“那应该是卖到世界杯上的第一批塑料瓦瓦祖拉,也是我唯一有利润可言的一笔订单。”邬奕君说。2010年1月,订单爆炸般增长。到4月为止,他的工厂生产了100万只瓦瓦祖拉,南非世界杯开幕式上使用的20万只可口可乐形状喇叭也是由他的企业生产的。工厂的调色工邬松良是本地人,他每天会看世界杯的前两场球赛。“只要有球队出线,它的那种颜色马上会有订单。”荷兰队提前出线,邬松良马上接到任务,调制橙色。2500只橙色瓦瓦祖拉要在一周后空运到南非。仅靠制造,瓦瓦祖拉无利可图一只长度为60厘米的瓦瓦祖拉在中国的出厂价是.3美元,人民币2元左右。来自南非的贸易商告诉邬奕君,这款让人头痛的噪音喇叭在南非世界杯赛场上遭遇抢购,售价高达60南非兰特,约合54元人民币。对于铺天盖地的订单,邬奕君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订单分散到广东汕头规模更大的玩具厂。模仿起来很容易,开模具十天就够。很快中国的许多工厂都加足马力生产瓦瓦祖拉。“厂家一多,贸易商就开始压价,最后中国这个产品的离岸价基本上就是.3美元。”邬奕君说。“每个瓦瓦祖拉我赚一毛钱,工人赚一毛钱。”邬奕君说,“加班加点了大半年,等到退税退下来,我也就赚10万元人民币。”邬奕君在算完账以后,有点沮丧。“每天忙到深夜,根本没时间看球。估计所有生产瓦瓦祖拉的厂家都是如此。”“流通环节的利润是制造环节的几百倍。”西店镇一位分管工业的干部说,“钱都被外国人赚走了,这就是低附加值加工制造业面临的现实。”来自云南的何宗俊在这家注塑厂上夜班,晚上7点上班,早上7点下班。他一天可以生产100多个瓦瓦祖拉,平均一分钟两个。同样的动作每天要重复上千次。每个瓦瓦祖拉他拿1美分。虽然生产了成千上万个,但他并不知道这种东西是派什么用场的。“我不看足球,下了班就睡觉。”据统计,中国出口的瓦瓦祖拉产值在200万美元左右,利润5%,尽管瓦瓦祖拉上演了一出世界杯的商业神话,但是中国的制造商和产业工人分得的蛋糕却少得可怜。中国“智造”道阻且长“人民币升值幅度在2%以内我还能接受,5%的话就没利润了。”邬奕君说,“现在塑料制品出口退税是11%,听说明年退税也取消了,外商订货时把中国的退税都算在我们的利润里的,如果退税没有,要么中国产品集体涨价,如果涨不上去,那就只有关门不干。”浙江省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陈一新说,企业关掉,工人就失业,受伤害最重的还是工人。但是这种低附加值的企业存在,中国做的其实是赔本生意。“全世界在享受廉价的中国产品的同时,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除了微薄的加工利润以外,环境代价、农民工的情感代价等,都没有体现在产品的价格中。”经济学家、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卫东说。究其原因,在全球产业链的环节中,中国制造仍然只是占据着利润最为微薄的最低端。产品的定价权不在产业工人手中,更不在中国企业手中。“看到电视上我的瓦瓦祖拉到处都是,我有点得意,但也很伤心。”邬奕君说,“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申请外形专利、注册商标,或许能赚得更多一点。”邬奕君认为,如果当初申请了专利,至少可以维持在每个3元的报价。“那就是赚100万元,不是10万元了。”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说,瓦瓦祖拉虽然是靠中国制造企业的灵感走红世界杯的,但还算不上中国“智造”,所以最终中国企业仍然无法掌握国际定价权。“根本原因仍然在于制造业的研发设计和市场开发不成规模、不成系统,缺乏市场调研和市场预见力,最终缺乏核心竞争力。”“瓦瓦祖拉的案例体现了中国制造的潜力,也给正在转型升级中的中国制造上了生动的一课,因为传统制造业惯性之下,转型升级面临着巨大的阻力。”罗卫东说,“告别低成本竞争优势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煎熬,将是长时间的。”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候选人14卢樟彪易焕 更多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艾得辛吃了一周了关节还是痛
长春不孕不育医院治疗费用
南昌白癜风治疗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