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VR >> AR >> 正文

专访刘烨演毛主席是一辈子难得的事

2019-03-26 11:50:06

凤凰娱乐独家采访刘烨凤凰娱乐讯(采写 刘烨(真的叫刘烨)) 按虚岁来算的话,刘烨已经站在了四十不惑的门槛上

凤凰娱乐独家采访刘烨

凤凰娱乐讯(采写/刘烨(真的叫刘烨)) 按虚岁来算的话,刘烨已经站在了四十不惑的门槛上。

刚出道时他被打上忧郁的标签,《那山那人那狗》里的山村男孩,《蓝宇》里细腻的同志少年,《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中无力救赎的犯罪者,如今却以火华社社长的名号行走江湖,成为微博段子手、重度瘾患者、男神中的男神经。

在微博上画风不正经的社长,说起正事来又展现了严肃的一面,他在《建军大业》中再次出演毛泽东,比起上次拍《建党伟业》时的紧张和不确定,他说自己这次更从容,知道往哪个方向靠。而出演毛泽东这样一个伟人,刘烨觉得是一个演员一辈子难得的事,哪怕只演过一次,也能在履历中写上重要的一笔,甚至在参加涉外活动介绍时,都是提到他扮演过毛主席。

和刘烨一起参演《建军大业》的有很多年轻演员,欧豪、刘昊然、李易峰、鹿晗、马天宇 几乎集邮了国内大部分小鲜肉,作为一名有经验的老同志,刘烨对这些年轻演员的评价是都挺好,也敬业,拍的演的也特别到位。而欧豪和刘昊然在片中的表现也让刘烨印象深刻,评价青春就是掩藏不住,甚至还调侃说要是自己来演,大家会觉得熟透了。

在年少成名后有过迷茫期的刘烨,如今身上更多的是笃定,他不止一次提到妻子安娜给他带来的改变,这次依然大撒糖,说自己一直管安娜叫女孩,毫不保留地夸赞她绝对是一道阳光,让他用积极的一面来面对人生,不管发生任何事,都没觉得不太好。而一双儿女诺一和霓娜,也让刘烨有了更多牵挂,在拍《建军大业》毛泽东和孩子分离的戏份时,忍不住真情流露,拍出来的效果让他很满意。不过,刘烨也坦言不希望诺一做演员,觉得演员这个职业就像金字塔,塔尖上的就那么一小撮,而底下的失败者太多太多,心理压力特别大。

作为演员的刘烨,在自己的40岁也准备做一些改变,做一些个人喜好的事,比如自己做导演拍一部电影,他透露自己今年就会开始筹划剧本,明年开拍。

一边说着自己还是个老男孩,刘烨同时又期待着四十不惑的到来:更洒脱,更自在,不惑是挺诱人的一件事。

再度扮演毛泽东刘烨:这是演员一辈子难得的事

凤凰娱乐:再次扮演毛主席,和上次拍《建党伟业》有什么不同?

刘烨:太多不一样了。拍《建党伟业》的时候第一次演,完全不知道方向,各方面有特别多担心、紧张,特别多不确定。因为毛泽东毛主席这是一个伟人,以前更多都是宣传片式的形象出现的。那会儿不知道,这回就比上次轻松很多,知道可能在哪条路里面走没有问题。之前演过,这次更从容。而《建党伟业》的时候更多依靠这个角色跟脑力,《建军》的时候是军队,是跟行动有关系。

凤凰娱乐:出演毛主席是件挺光荣的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刘烨:我觉得这是一个演员一辈子难得的事,作为演员来说,可以很骄傲地跟人讲,我扮演毛泽东。我拍《建党伟业》之后,参加过很多次涉外的活动,就跟法国、以色列什么的,跟对方的大使、部长在一起。在介绍我的时候,都是说我扮演过毛主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专访刘烨演毛主席是一辈子难得的事

。他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伟人,有巨大影响的伟人。我觉得一辈子的影响,哪怕扮演一次的话,也可以在自己的履历里面,写上很重要的一笔。

凤凰娱乐:你在片中的戏份是很重的,自己最喜欢的是哪场戏?

刘烨:我最喜欢有几次开会,毛泽东很决绝地和错误思想(辩论),那个时候就是说军队建不建设、要不要成立自己人民军队上、要不要掌握枪杆子主动权,不能有犹豫,说得很决绝,我们必须要怎么样,一条枪都不能少。导演讲,可能在真实历史上,在咱们近代史上,毛主席他是文人,更多的是战略家。但是那个时候,不管其他背景,你必须把这个意思讲出来,特别决绝,那个我觉得挺过瘾的。

再有就是和杨开慧的分别,跟《建党》不一样,这会儿《建军》的时候毛主席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当时导演说刘烨,要不要转身之后眼睛湿润有眼泪。因为导演是香港人,我说按照内地的以往拍的来说,因为毛泽东是太特殊的历史人物,他是一个中国符号的一个人。我说他会不会哭,他说当代可能要还原更纯粹、更真实(的人物),要是眼睛有点润的话,可能也会让观众感觉到更真实、更跟观众更贴近的一个毛泽东。

凤凰娱乐:更人性一点。

刘烨:更人性一点,因为以往尤其早期电影咱们都知道,主席是伟岸的形象。因为儿女情长掉眼泪,感觉跟咱们以往想象的有点距离。那场戏我觉得效果挺好的,我一转身之后,因为我自己有生活,平时走几个月一离开,老婆孩子也挺难受的,那场戏出来的效果特别好。

谈香港导演拍主旋律:他没有太多思想包袱,更纯粹拍历史

凤凰娱乐:像这次是跟刘伟强导演合作,他是香港导演,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刘烨:刘伟强导演他之前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他小时候所有课本里边,对咱们内地这段历史介绍得不是特别(多),就是97年之前,毕竟不是那么详尽,了解不是那么丰富。但是导演说他看了几尺高的所有近代史的资料,去了毛泽东故居,去了八一南昌起义当时打响第一枪的地方,去看了朱老总当时用过的枪,他也去韶山,毛主席故乡那边,去感受当年的东西。

咱们中国近代史,尤其是49年以前,是挺难过的一段历史,挺难讲的,挺复杂,更多的是其实是苦难。因为有了太多苦难,就给咱们中国人自己有太多思想包袱,给自己的压力。

我觉得导演可能更把那些东西都抛弃,按照当时真正的历史来讲,他可能没有太多的思想包袱跟思想压力,咱们有时候写到哪块的生活,像4.12大屠杀,好像咱一说都咬牙切齿的,带有更多个人情感在里面。导演可能把那些东西(去掉),没带那么多的思想包袱和压力,他就是更纯粹地拍当时那段历史、发生的人和事。

再一个,因为刘伟强导演是香港大的商业片导演。像《建军大业》,我觉得现在已经没有主旋律跟商业片的分别了,以往咱们一说主旋律,可能指的是像《建党伟业》、《建军大业》,当然前两部都有非常好的市场反映。我觉得就是像把这种历史题材的东西,近代史题材的东西跟商业的元素、节奏、动作场面各方面能够结合在一起的话,能吸引更多年轻人,这些历史更主要是给年轻人看的,让年轻人多了解咱们国家的近代史发生这些事情。

谈小鲜肉演员:都挺好,对欧豪刘昊然印象最深刻

凤凰娱乐:这部片有很多年轻演员参与,他们很多没演过主旋律,你在片场会不会给他们传授经验?

刘烨:传授我没有,每个人都自己能够走上这条路,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过人之处,每个人都有自己闪光的地方,我这些不会太去讲。他们都挺好的,整个这戏的演员,有好多我就是听说过名字,挺火的一些偶像,也没见过真人,在这个戏里面大家都碰到了,之前有各种各样的传闻,都挺好的感觉,也敬业,拍的演的也特别到位。

凤凰娱乐:刘昊然开玩笑说,他们在片场都是接受你的教育。

刘烨:我特别愿意跟他们闹,昊然、欧豪、马天宇,包括杨洋,他们对我来说都是小孩,我自己我也愿意玩,我在现场就是在一块经常在一起开玩笑,他们也很尊重我。

凤凰娱乐: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印象深刻的年轻演员?

刘烨:我觉得像欧豪、昊然他们两个在八一南昌起义的那场大戏,打响第一枪开始之后,导演给我们看了当时剪的片段,我觉得他们真的是(青春),对我来说,为什么印象深刻?我觉得青春是掩饰不住的东西。当时我记得昊然把帽子一摘,咱们起义成功了。啊!一叫,当时我一看,包括欧豪,他怎么样,就是那种没事来吧,打。我说在早个10几年前,十六七年前,我也是那种特别青春,当时的那种青春真的是掩藏不住的。你让我现在再去,把帽子一摘,人家感觉是一个熟透了的。而且他们特别符合当时的那个真实历史,真实的这些历史人物,真实年龄比他们还要小,就觉得当时真的是青春激荡的一个年代。

凤凰娱乐:会不会有一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压力?

刘烨:我在他们的年纪的时候,我会担忧我到现在,比方说40岁这个年龄,会有担忧。但是等我到现在40岁这个年龄,就不担忧,因为我这个年龄的东西他们演不了,50岁的东西我演不了,但是50岁的人也演不了我的年龄。每个年龄都有自己年龄段可演的东西。

刘烨

谈事业:期待40不惑,计划今年筹备新片首当导演

凤凰娱乐:明年40周岁,有没有什么对自己的期待?

刘烨:我其实挺期待进入(40岁),现在是东北叫虚岁40,明年是周岁,我挺期待到这个不惑之年,我挺相信老话,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就是不惑的时候,因为不惑是挺诱人的一件事,没有疑惑,不会再被任何东西所困扰了。我挺相信这个老话,可能就更洒脱,更自在。就是在自己本人上,在自己的工作上。就希望能实现自己一些个人喜好的东西吧,可能有的没那么大众,有的没那么的商业,但是都实现自己想完成的东西就行了。

凤凰娱乐:有哪些想做的事情?

刘烨:比方说学一门外语。比方说自己导个东西,比方说自己写个剧本什么之类的,但是还是大概跟自己这个行业有关系。

凤凰娱乐:黄渤也在拍自己的新片,你这方面有计划了吗?

刘烨:在找,在找,现在感觉有时间,渤他现在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渤比我大4岁呢,他都40多了,我刚40。所以我觉得就是明年吧,明年应该会启动。

凤凰娱乐:明年开始筹备剧本吗?

刘烨:从今年可能开始,明年开始干。只能说尝试,我应该不会职业化,演员是隔行如隔山,真的就算是,我自己第一部电影98年到现在已经19年,每天跟服化道具、导演在一起,隔开一个行业,就每天在一起大家都是一体的,其实也相差很多。可能就是尝试一下,给别人批评一下有可能。有可能最后别人给的评价,就是你还是老老实实当演员吧。

拍主旋律也是为孩子不愿让诺一当演员

凤凰娱乐:刚出道大部分接的都是文艺片,这几年演了挺多主旋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

刘烨:像《建国》、《建党》、《建军》我都参与了,《建党》和《建军》是扮演青年毛泽东,我觉得,第一,角色是任何演员都太向往的角色。第二,你像这几年也有小孩了,就觉得教育无处不在,而且孩子走正道,走直道,走对了方向特别重要,我们生活在这里,我们是这儿的人,一些东西是大的主旋律是一定要抓住的,尤其像孩子,要给他一个内心挺拔的东西,感觉挺对的事,都是顺其自然。

凤凰娱乐:诺一和霓娜从《爸爸去哪儿》之后一直很火,会觉得困扰吗?

刘烨:肯定困扰,他们其实《爸爸去哪儿》除了做节目之后,他们没做过一场发布会,没参加过一个商业活动。就所有其实能看到他们的地方,除了我的微博,就是《爸爸去哪儿》那节目,他们任何一次公开场合都没出现。现在挺好的,我现在也发的少,因为他们得上学,小学六年,初中、高中,还是把所有的18岁以前完整的孩子该有的东西都经历了。18岁之后,(诺一)他说爸爸我想当演员的话,可以,我不反对,我现在也没那么理想化了,以前特别理想化,觉得他不能干这个。但是现在还是给他们一个正常空间吧。

凤凰娱乐:为什么不想让诺一当演员?

刘烨:演员挺难的。演员要承受的心理压力特别大,演员没那么危险,不像当警察、消防员有生命危险,但是演员这个心理压力这个就特别多。现在年轻人问一个大概,就想当演员,就想当明星,因为看电视上五花八门的什么曝光,什么好的生活。但是他们光看贼吃肉,没见着贼挨打,演员这个基数是巨大的,他就像这么一个金字塔尖似的,尖上就几个,就一小撮。包括我长春家乡的亲戚朋友,谁一来,我都说不做这个。而且年纪轻轻你成功,行,但是说,演员就是不成功的话,其实很容易到30几岁就过去了。当演员这个东西,当然现在媒体也都愿意写好的一面,谁有过什么豪宅,谁有什么车,这个特别愿意写,给年轻人导向就是,干这行就能那样,但谁也不会说不成功怎么办?谁也不会去采访失败者,谁也不会关心失败者的故事。但失败者特别特别多的。

当然会跟他讲的很清楚,就像我爸似的,我爸以前是老照明师,灯光师,我爸当时坚决反对我当演员,后来我就特别感谢我爸当时的决定,虽然我没听,我只是后怕,我后怕如果当时说没那什么的话,这个行业就真的(让我迷失了)。

谈妻子安娜:绝对是一道阳光,我就是幸运

凤凰娱乐:您年轻爆红后说自己有过迷茫期,后来又变成了逗逼的社长,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刘烨:自信和从容吧,我觉得跟我太太有关系,我太太是一个特别阳光的一个女孩,我一直管她叫女孩。特别阳光,心态特别好,她她老是说老公我说一个事,钱赚够了,你最主要就是拍好的戏,再有就是说要生活,要生活然后出门,咱们去国外旅行,人少的地方,我有时候不喜欢人多,带着我全世界各地跑,我不会外语,她什么语言都会,然后就到全世界各地跑。她一直说生活是什么,一直告诉我生活是什么,生活最重要。我觉得这就让我自己改变挺大的,一直挺阳光的一面对待生活,任何事都没觉得什么不太好。她绝对是一道阳光。

凤凰娱乐:和安娜结婚也八周年了,最想对她说的话是什么?

刘烨:我就是幸运呗。

凤凰娱乐:最近还接了电视剧《老男孩》,为什么会想接这个剧?

刘烨:我觉得特别像我现在的状态,电视剧名字叫《老男孩》,他定位就是40岁左右,可能十六七岁的孩子管他叫大叔,但是自己认为自己跟那些十六七岁的孩子差不多,但是喜欢的东西随手唱的歌,可能都是90年代你知道吗?我觉得跟自己特别像,就是演的也挺过瘾的。

相关Tags:

宝宝发烧按摩退烧图解
痛经期间吃什么比较好
尿酸检查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